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分析:共享办公距离“鸡肋”还有多远?

作者:永年县聚联紧固件制造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01-23 14:56:37

分析:共享办公距离“鸡肋”还有多远?

(网经社讯)在钱钟书眼里,婚姻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如今,放到共享办公行业也是一样,很多企业想进去分一杯羹,也有不少玩家想退出这个领域。

随着创业环境、主流人群,以及政策的演变,共享办公行业逐步经历了创投孵化器、众创空间等模式的更迭。但是,联合办公空间作为受到资本和二房东们青睐的新兴行业,其前途与商业模式依然还在探索中。

同时,经过4年的整合洗牌,共享办公已经呈现四大模式并存的发展态势。而各个玩家们,主要关心的还是出租率及投资回报率等问题。

行业前景不明

4年前,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口号的提出,仿佛迎来了全民创业潮,各种创业孵化器、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竹般显现。

由于共享办公直击创业公司办公租赁成本高的痛点,同时享受政策红利以及低门槛等特点,给外界造成“只要有资源和资金,就能赚到钱”的印象,导致很多外行也跟风进来。可是没有想到,共享办公的水很深,钱也没那么好挣。

在资本的助推下,共享办公行业迅速扩张,供需失衡的局面也随之而来。一方面是办公空间同质化太严重,只能像传统租赁行业那样提供办公地点、水电等基本设施,不能为创业公司提供融资、资源对接、项目辅导等重要服务;另一方面是办公空间的数量已经过度饱和,再加上近2年创业公司迎来倒闭潮,共享办公也进入了行业洗牌期。

经过4年的大浪淘沙,很多共享办公企业已经宣布破产或在倒闭的路上。倒闭的企业除了一些靠自有资金运营的,也不乏一些背后有资金支持的大玩家。

不过,一边中小玩家的倒闭,外界对共享办公行业的唱衰,另一边却是已经在市场上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继续获得融资,并购小玩家等事件频频发生。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氪空间宣布完成6亿元Pre-B轮融资;6月,优客工场宣布获得数亿元人民币融资;7月,WeWork中国宣布获得5亿美元B轮融资;8月,梦想加宣布获得1.2亿美元C轮融资后,优客工场宣布再次获得3亿元人民币B+轮追加投资。从共享办公行业融资的金额和频次来看,不亚于2016年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盛况。

之所以中小玩家逐渐退出市场,而大玩家继续获得融资,是因为共享办公行业经过前几年粗放式的发展,已经渐渐转变为大玩家规模化、精细化的2.0时代。

而且随着我国经济依然保持着高速、稳健的发展,很多70后、80后,甚至90后希望通过创业而获得个人价值及金钱的回报,对于创业者来说,前期入驻办公空间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创业潮背景下,新增市场主体增加,但是一线城市写字楼租金相对较高,小企业资金有限。共享办公能有效缓解小企业租金压力,而受到市场热捧。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截止到2018年6月底,中国共享办公平台数超过300家,布局网点数超6000多个,总体运营面积达1200万平方米,提供工位数达200万个。预计2018年中国共享办公行业市场将突破600亿元,2020年有望超过2300亿元。

从数据来看,共享办公行业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不过,现在已经沦为头部企业的竞技场。而且头部企业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也要靠不停地融资补血来获得更高的市场占有率,短期内很难实现盈利。

理想背道而驰

在市场竞争日益的情况下,共享公办逐渐呈现出四大模式并存的发展态势。包括:以36氪为代表的媒体推出的氪空间;以万科、SOHO中国等为代表的地产商模式;以聚焦资源孵化的创投系模式;以及早期的“二房东”模式。

虽然四大模式推出的产品大同小异,但是运营模式及侧重点各有不同。同样是出租工位,媒体看重的是客户团队对传播、营销、广告的需求;地产商看中的是客户背后的居住需求;创投系看中的是客户对资金的需求以及对项目的投资回报率;而二房东却是看中客户对共享办公产业链的需求。

据了解,很多媒体系创客空间,除了为创业者提供工位的使用权外,还拥有大厅、时尚水吧、室外空间等公共区域的使用权。它还鼓励创业者形成社群,通过社群活动、构建长效、有效的培训体系,实现各种资源的对接与互补,并帮创业项目做媒体报道,入驻率相对较高。但这些创业项目更倾向于互联网、科技类,有一定的局限性。

地产商进入共享办公领域虽然有着先天的优势,但是也同样面临着挑战。通常,地产商推出的共享办公项目在市中心,或者在商业综合体附近,在一线城市的每个工位格基本在2000元~3000元/人/月,相比媒体系和创投系推出的共享办公产品价格高出不少。对于创业者来说,价格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之一,选择入驻地产商推出的办公产品的可能性不大。

今年6月,地产商潘石屹宣布将SOHO 3Q的定位从服务创业企业,调整为办公楼综合服务商,不论公司大小,都可以入驻SOHO 3Q。主要原因是,大多数创业公司租几个月后由于很难短期内实现盈利,加上租金相对较高,导致工位出租率并不高,无形中给地产商增大了盈利压力。

对于创投系孵化器而言,由于他们更看重项目本身的投资回报率,前期只是象征性收取创业团队的办公租金,甚至是免租金,通过持有创业团队股份的形式和创业团队合作,但是实际情况是创业往往是九死一生,绝大多数创业公司在半路上就已经倒闭了,创投孵化器也跟着遭殃。

而二房东模式由于过于粗放,配套设施、商业理念、运营能力等皆跟不上来,一方面造成老客户流失,另一方面是新客户进不来,面临着渐渐被淘汰的结局。

当然,无论是哪种共享办公模式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出租率不高,因为创业公司钱少,流动性大,导致共享办公玩家盈利困难。而那些有钱的大企业会选择自建办公楼或者租高档的写字楼,根本不考虑共享办公。

所以摆在共享办公行业面前的主要问题是出租率低,盈利难,而这两个问题短期内很难解决。

本来共享办公的初衷是为了给创业者提供帮助,但实际却成为部分房地产商、二房东等牟利的工具,其性质已经发生根本的变化。同时,导致创业者的创业成本不断攀升,利润被共享办公的租金所挤压,成功率大大下降。

如此看来,共享办公走到今天,距离人们心中的鸡肋到底还有多远呢?(来源:虎嗅网 文/火火 编选: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推荐阅读/观看:软件开发 https://www.feimao666.com/fuwu/soft/

  • 上一篇:辛巴:江湖再无新零售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