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21省份党政一把手带队赴他省取经 去上海学习最多

作者:永年县聚联紧固件制造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5-18 20:17:10

21省份党政一把手带队赴他省取经 去上海学习最多   今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为开好局,全国两会结束后不久,河北、云南两省的党政一把手即率团外出取经。一北一南的两个省份取经的地点并不相同,河北主攻发达省份――北京、天津、浙江;云南更偏爱西部邻省――贵州、广西。   省份之间的交流取经是常态,不过向谁取经、如何取经仍是有意思的话题。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了十八大后各省之间交流学习的情况,因为各省之间不同层级的交流较多,主要关注了党政一把手带队的党政代表团出省取经情况。   3月22日,一架波音737飞机载着云南党政代表团的88名团员离开昆明,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省长陈豪等主要领导也在机上,接下来的5天,他们要拜访广西、贵州两个近邻省份取经学习。3月28日,河北紧随云南之后,奔赴省外学习,首站浙江。   21个省份党政一把手带队取经   每年全国两会后,不同省份的交流学习即开始,云南、河北是2016年打头阵的两个省份。十八大以来,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统计,全国31个省份中至少有21个曾由党政一把手两人带队组建省级党政代表团,赴其他省份考察学习。   省份之间的交流取经团其实有多种形式。以省为例,有像云南这样省委书记、省长同时带队的党政代表团,也有省委书记或省长一人带队的党政代表团,还有专职省委副书记带队的党政代表团。党政代表团之外,还有省政府代表团,前者包括党政两个序列的相关人士,后者则只有政府序列的官员。直辖市、自治区与之类似。   省级党政一把手同时带队的党政代表团是其中层级最高的一种。十八后,仅青海、内蒙古、新疆、西藏、福建、浙江、安徽、吉林、陕西、山东暂未派出这样的高层次党政代表团。不过北青报记者注意到,青海、内蒙古等地在十八大前曾派出这样的代表团,2012年9月,青海省党政一把手曾在十八大召开前带团向新疆、内蒙古考察学习。另外,上述省份十八后虽无最高级别的省际交流学习,但其他层面的交流学习并不少。   贵州党政代表团3年学习9省   对河北省党政官员来说,这样大规模的集中学习还是十八大以来的首次。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河北上一次由省委书记、省长带团外出学习,还是2014年,当年7月、8月先后考察学习了北京、天津。而这一次,从3月28日开始,5天内他们先南下再北上,密集考察学习了浙江、北京、天津三地。   而对贵州的党政官员来说,这样的集中考察学习他们十分熟悉。贵州可能是最常“取经”的一个省。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每年贵州党政代表团都会外出学习5天左右。2013年4月9日至13日,考察学习长三角的上海、浙江、江苏三个省份;2014年3月20日至24日,考察学习珠三角的广东、广西,当年8月3日至7日考察学习甘肃、宁夏;2015年3月28日至31日,考察学习云南、福建。据粗略统计,十八后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带领的党政代表团至少已赴9个省份取经学习。   除贵州外,广西、广东、天津等省份的党政一把手也将赴外省考察学习作为每年保留项目,自2013年起每年至少外出考察学习一个省份。另外,如江苏、湖南、北京、上海、宁夏、湖北、海南、江西这9个省份,前三年中至少有两年外出学习,江西最近两年也已考察学习了8个省份。   上海3年迎来10省最高取经团   并非所有省份都会迎来取经队伍,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同时带队的省际最高层级取经团。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上海是各省份最爱去取经的地方。   截至目前,上海已经迎来10个省份的最高级别党政代表团。其中,2013年上海接待外省学习团的次数最多,一年之内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至少会见了6个省份的党政一把手,特别是当年5月,江苏、黑龙江两省的官员前后脚到上海参观学习。   有些省份还会反复向上海学习。比如贵州党政代表团就曾在两年内两次走进上海,一次是在十八大之前,一次是十八大后,要触摸中国改革开放排头兵的“新脉动”,学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新经验。上海的近邻江苏,也在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取经上海,学习重点从转型升级思路举措到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好思路、好做法和好经验。2013年9月29日,江苏考察学习上海4个月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获批成立,这是中国首个自贸区,所以2014年7月江苏党政代表团再次赴沪取经。   除上海外,各省愿意学习的标兵还有广东。广东多年稳居全国GDP总量第一的位置,也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数据显示,最近三年里广东已经迎来江苏、广西、湖南、江西、海南五个省份的取经队伍。浙江、北京迎接的取经队伍也相对较多,让人意外的是西部省份甘肃也是迎接高级取经团较多的省份。   焦点   外出取经怎么取?   中国省份众多,党政一把手带团外出取经时,如何确定学习的对象?怎么学?   如何确定学习对象?根据考察主题选择取经省份   党政机关内部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不同省份间确定学习对象主要考虑三个因素,首先当然要考虑需求,根据侧重的主题选择省份。以2013年江苏考察北京、广东、上海三地为例,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带队的考察主题是“加快自主创新、促进转型发展”的经验、做法。当年因为这一主题前往广东、上海考察学习的还有广西、云南、河南、黑龙江、贵州。进入十八大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寻求转型升级之策不难理解。与具体部门的业务需求不同,省委书记带队学习的都是较为宏观、整体的经验。   除了需求外,考察学习的内容也会结合省份自身的特点。以贵州省为例,扶贫几乎贯穿了贵州工作的各项重点。2015年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曾率团前往福建考察时,就将福建宁德定为代表团考察的站点之一,贵州省党政代表团在宁德召开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宁德扶贫开发重要思想座谈会。   另外,上述人士提到,保持同周边省份的交流学习也十分重要,因为周边省份往往与本省的省情相似。以今年3月考察学习的云南为例,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带队的党政代表团就学习了广西、贵州。对这两个省份,李纪恒说,行前,对我们的近邻广西和贵州,大家都不陌生,觉得都是欠发达省区、发展阶段特征相似,面临的挑战和困难都差不多。“但一趟下来,印象却从‘差不多’变成了‘差不少’”。   书记带队的学习有何不同?取到经后现场给相关负责人“点题”   党政一把手带队的省级党政代表团往往人数众多。比如云南的党政代表团成员就有88名,2014年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带队赴河北考察学习的北京市党政代表团也有80多人,规模庞大。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省委书记、省长两人带队的最高层级代表团,不仅有各委办局的主要负责同志,还有各地市的主要负责同志。比如上月赴京津浙的河北代表团,河北所辖的11个地级市的主要负责人都是代表团成员。除此之外,这样的代表团往往还有省级政协主席同行,前述人士透露,人大、政协官员加入代表团主要是凸显对考察的重视,全面考察的意味比较浓。   此外,北青报记者还发现,省委书记带队有助于边学边做。以海南省为例,2013年6月在浙江、上海考察时,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就一路取经,一路现场给相关部门负责人“点题”。在乌镇,他找来琼海市负责人,要求他在打造潭门风情小镇时,要结合当地发展实际,借鉴乌镇的开发、规划理念,融入更多地域文化特色。当得知上海在人才选拔方面有好的做法,他当即要求省委组织部负责人学习借鉴上海选人用人机制,加大优秀人才培养和选拔力度。   兄弟省份取经后有何反响?返程后连夜开会部署工作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不少党政一把手带团外出取经,时间往往比较短,两三天跑一个省份是常态。前述海南省的浙沪考察,从2013年6月13日10时25分飞机降落杭州机场起,代表团就一直在“赶”。为期4天的学习活动,考察点达10多个。为了控制好时间,部分活动环节的时间精确到了5分钟。   这样密集的走访确实有收获。海南省住建厅副巡视员宋?在做客电视专访时,提及海南如何处理“违建”时曾表示,罗保铭在浙江考察时专门就“打违”的情况向浙江“取经”,杭州一年拆除4000多万平方米违章建筑的事例让海南团震撼不已。“当天晚上罗保铭书记就召集海口、三亚及其他相关领导召开会议,回来紧接着就部署”。   2014年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率团向邻近省份湖北取经。6月27日晚上,代表团一行返回长沙,连夜召开考察总结会。总结会上,徐守盛从两省的经济总量、财政收入、产业发展、城镇建设、民生投入等方面算细账、做比较。对连夜开会,徐守盛说:“这次湖北之行,时间不长,触动不小,想到我们的差距短板,坐不住,等不得。”   释疑   省级取经团因何外出学习?   北青报记者询问多位专家了解到,中央对省际间的交流学习并无明确规定,以各省的自由意愿为准。那么这些省份为什么都要向兄弟省份学习呢?   书记个人风格影响省际高层交流   业擎社会创新基金研究员、专注社会治理研究的张利告诉北青报记者,省际之间的学习交流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省委书记、省长这样的党政一把手出面,省委书记带队学习与省委书记个人的领导风格有很大关系。   以河北省为例,3月末带队的是新任省委书记赵克志。2015年7月赵从贵州转战河北,在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出任“救火队长”。到任后便马不停蹄地开始走访调研,履新100天时足迹已遍布河北全省。十八大后贵州三年内考察学习了9个省份,带队的省委书记正是赵克志,转战河北后,他又将取经的习惯带到这里。   “十三五”开局之年,赵克志又带着河北省的11个设区市和定州、辛集市主要负责同志外出取经,从杭州高新区到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再到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从阿里巴巴集团到清华大学再到天津“双创特区”,从桐庐县美丽乡村到天津市规划展览馆,带着问题寻求改革开放的第一方阵京津浙的宝贵经验。   两年内取经8个省份的江西,其省委书记强卫在十八大前曾担任青海省委书记。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强卫在青海期间也曾多次率青海省党政代表团外出取经,先后考察学习宁夏、天津、四川、西藏、甘肃、贵州、广西、福建、安徽、内蒙古、河南等十余个省份。值得一提的是,强卫调任青海之前,曾在北京工作30多年,北京经验让他对学习分外重视。   有省份曾因习近平点题外出取经   一个省份派出最高层级的党政代表团外出取经,有很多原因,中央点题也是原因之一。   2013年海南就曾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点题,而外出取经寻找解题对策。当年4月,习近平赴海南视察,并要求海南争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范例,谱写美丽中国海南篇章。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为此带领海南省党政代表团赴上海、浙江取经,全面学习考察长三角地区在对外开放、体制机制、社会管理、统筹城乡建设、生态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创新成果和经验。   《海南日报》报道称,浙江、上海是我国经济最发达、最繁荣、最活跃的区域之一。“我省党政代表团赴浙江、上海学习考察,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海南干事创业的激情正在凝聚,全省上下铆着一股劲,深入贯彻落实习总书记视察海南重要讲话精神,加快科学发展、绿色崛起的步伐。出发之前,海南还专门召开了考察学习动员会。”   除海南外,天津也曾因习近平点题开启取经之旅。2013年5月,习近平在天津考察提出推进环渤海经济一体化发展。习近平离开一周后,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即带领天津党政代表团赴河北、山西,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天津考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河北、山西这两个省份都与天津同属环渤海地区。   重大国家战略推进省际交流学习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十八大后诸多国家战略的提出也促进了省际之间的交流学习。   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例,2014年2月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提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以京津冀城市群建设为载体、以优化区域分工和产业布局为重点、以资源要素空间统筹规划利用为主线、以构建长效体制机制为抓手,从广度和深度上加快发展。   4个月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用周末两天时间率北京市代表团到河北省学习考察,与河北省领导共商落实中央指示精神,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计。随后河北赴北京、天津,天津赴北京考察学习,主题都是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一带一路”也是如此。2015年广西赴宁夏、甘肃,宁夏赴甘肃、内蒙古,湖南赴广西,重庆赴四川,上海赴云南的考察学习主题均涉及“一带一路”,希望双方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进一步提升合作水平。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带队考察广西时,即表示湘桂应该加强参与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协力协作,一方面湖南将更加主动地借力“广西通道”出海出边、对接东盟、对接海上丝绸之路,另一方面广西也可借助湖南通道北上、对接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   长江经济带同样对省际交流学习起到了推动作用。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2014年、2015年先后带队赴上海、湖南考察学习,目的都是长江经济带。在上海,李鸿忠表示,建设长江经济带是一项国家战略,沪鄂两地合作越是广泛深入,就越能体现和服务好这项国家战略。在湖南,他希望两省以口岸通关和航运一体化为重点,共同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   本版文 本报记者 邹春霞 高语阳   哪些省份党政一把手带队取经?   十八大以来,全国31个省份中至少有21个曾由党政一把手两人带队组建省级党政代表团,赴其他省份考察学习,仅青海、内蒙古、新疆、西藏、福建、浙江、安徽、吉林、陕西、山东等10省份暂未派出这样的高级别党政代表团。   哪个省最爱向兄弟省份取经?   贵州三年来已考察学习9个省份,分别是上海、浙江、江苏、广东、广西、甘肃、宁夏、云南、福建。   江西最近两年也已考察学习了8个省份。   广西、广东、天津等省自2013年起每年至少外出考察学习一个省份。   江苏、湖南、北京、上海、宁夏、湖北、海南、江西这9个省份,前三年中至少有两年外出学习。   各省取经最常去哪儿?   上海三年迎10省最高取经团。   广东次之,三年迎5省取经团,分别是江苏、广西、湖南、江西、海南。   此外,迎接取经队伍较多的还有浙江、北京、甘肃。   (说明:数据为十八大以来省级党政一把手都带队的不完全统计)

推荐阅读:188全讯网 http://www.188qxw.com

  • 上一篇:北京禁非机动车首日未开罚单 禁行街电动车推行
  • 下一篇:甘肃天水警方摧毁强迫未成年少女卖淫犯罪团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