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纪委昨日通报称,市纪委对市人大办公厅行政接待处原调研员叶植旋(已退休)作出开除党籍处分,退休待遇由正处级降低为副科级。通报指,叶植旋收受礼金,并与一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婚外育子。叶植旋案发系由其前妻举报所致。

  A 感情纠葛

  发现丈夫出轨 小三闹上门

  叶植旋曾任深圳市人大办公厅行政接待处副处长,该部门平时主要负责机关的预算及财务管理、组织协调、接待来宾、管理固定资产等工作。去年六七月份期间,57岁的叶植旋以行政接待处调研员(正处级)的身份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

  就在同年6月份,叶植旋与其妻子第二次办理了离婚手续。叶植旋的前妻陈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叶植旋仓促提前退休,以及两人这次离婚,主要是受叶植旋的情人所迫。

  陈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去年上半年,她发现老公手机多次被一个女人骚扰,老公一度表示是别人花了三万元求他“捞人”。但一次无意间接听手机后,一名女人在电话中明确告知,她是叶植旋的情人,与叶植旋生下了儿子,儿子已有11岁。

  像晴天霹雳,陈女士表示,早年叶植旋曾两度出轨,更是带着女人四处旅游。闹得最凶的的时候,两人于1997年离过一次婚。陈女士称,考虑到当时孩子只有八九岁,孩子小,为了家庭,她仅离婚半年就与叶植旋复婚。

  此后长达数年间,她一直以为叶植旋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次突然接到电话,她更以为电话中的这个女人是在开玩笑。陈女士回忆,对于这个女人的话她将信将疑,为此在去年5月劳动节放假期间,约这名女人在叶植旋的办公室见面。

  “没想到她真的来了,还拿了棍子,把我打伤。”陈女士说,两人大动干戈,她报警求助,但是在周围人的劝说下,考虑到丈夫已临近退休,她没有在派出所做笔录,再次选择容忍。

  曾与丈夫“假离婚”不让小三分家产

  陈女士曾表示,她和叶植旋刚结婚的头几年,叶植旋对她、对儿子都很关心照顾,一家人生活和美,但自从叶植旋到接待处工作后,“幸福的家庭就不复存在了。他经常应酬,在外喝酒,不回家,说睡在单位。”

  陈 女士说,此番情人再度曝光,叶植旋承认是在20 0 0年左右,通过工作关系,结识了情人王某,2004年与王某生下一子。陈女士还表示,叶植旋事后称, 他也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情人以跳楼割腕相逼迫最终生下孩子。由此他向情人王某支付了15万元分手费。陈女士认为,此番情人王某跳出来是在向叶植旋追讨孩 子的抚养费。

  由于担心丑闻影响工作,陈女士称,叶植旋在去年六七月期间,以生病为由,使用虚假的材料,申请提前退休。而小三携子出现,陈女士的家庭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叶植旋的私生子将有权利分得叶植旋的一半财产。

  陈女士说,去年6月,情人之事曝光之后,她与叶植旋办理了离婚手续,叶植旋“净身出户”。不过,此后叶植旋仍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并表示不会不要家庭。当时来看这次离婚是“假离婚”,是应对分割财产的权宜之计。

  陈女士介绍,去年8月,小三还找上了家门,又闹到派出所,小三更是在派出所内撞墙,撞得头破血流。此外,她还多次收到小三发来的短信,生活不堪其扰。

  但令陈女士没想到的是,去年10月,一次争吵之后,叶植旋离家,竟不再与他们进行联系。陈女士认为,叶植旋虽然“净身出户”,但仍有不菲的退休金,因而再度选择抛妻弃子。

  更让陈女士愤怒的是,她也从其他多个途径获悉,叶植旋实际上还与其他人保持不正当关系。陈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多年来叶植旋至少有四名情人,她屡屡作出忍让,但叶植旋不知悔改,最终还抛妻弃子。

  据悉,陈女士与叶植旋相识于1981年6月,1983年结婚,婚后于1985年生育一子,1997年1月登记离婚,于1997年8月登记复婚,又于2014年6月离婚。两人相识34年,儿子已30岁。

  陈女士表示,最不能容忍叶植旋最终抛妻弃子,由此两人才最终反目成仇。她于去年1月开始向纪委举报叶植旋。

  B 举报受贿

  前妻:他利用职务之便收钱帮人办事

  在 举报信中,陈女士除了举报叶植旋的男女关系问题之外,还举报叶植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陈女士在举报材料中列举翁某某、市属某医院关某某等8名“出钱让 叶某某办事”者的姓名、电话,还在部分“送钱者”姓名旁注明叶某某收钱时她本人也在场。陈女士称,这些不义之财,正是被叶植旋拿来包养情妇乱搞男女关系。

  叶植旋的工作作风也是陈女士的举报内容。陈女士称,她不止一次在正常上班时间打电话给叶植旋,叶植旋都告诉她自己在打麻将。据陈女士说,和叶植旋一起打麻将的有其单位的司机,也有叶植旋的朋友,而“输赢一次就几千上万元。”

  前妻表态

  将向叶植旋追讨

  精神赔偿70万

  陈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她在11月20日上午已经接到深圳市纪委的口头通报,告知她上述通报内容。她本人对市纪委的这一处理结果表示满意。

  陈女士称,叶植旋自去年10月之后,只发过几条短信给她,大意称已被逼得活不下去。陈女士称,多年来所受屈辱,新仇旧恨,已让她要将叶植旋告到底。

  对于往后,陈女士还告诉南都记者,两人离婚之时曾签订离婚协议,约定叶植旋在2015年年内向其赔偿精神损失50万元,如果逾期不赔偿,赔偿将会增加到70万。

  陈女士表示,至今不能与叶植旋取得联系,叶植旋迄今未做赔偿,她也将向法院起诉叶植旋追讨这一精神赔偿金。

  市纪委通报

  开除党籍

  收缴叶植旋违纪所得

  昨日,深圳市纪委发布通报称,经查,叶植旋违反廉洁纪律,接受老乡赠送的礼金人民币3万元,利用职权,用公款报销亲友在深圳的食宿费用人民币1.4万余元;违反生活纪律,与一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婚外生育一子。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市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叶植旋开除党籍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叶植旋正处级退休待遇降低为副科级退休待遇。

  情人反应

  情人获悉叶植旋

  被调查曾表关切

  深 圳《晶报》早前曾联系上叶植旋的情人。据报道称,当情人王某获知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叶植旋时,王某表现出对叶植旋的关心,多次问道“那他(叶植旋)没什么 事吧?我该怎么做呢?”当提及孩子时,王某默认他们有孩子,印证了陈女士的举报:“孩子刚考初中,心里就是想爸爸,反正他(叶植旋)没事就好”,“我就是 怕影响到他(叶植旋)和孩子”。王某还表示,“他(叶植旋)很长时间都没有跟我联系了。”

  不过叶植旋前妻陈女士出示的短信显示,近期她仍有收到王某的短信,短信内容除了不堪入目的谩骂之外,还有“让那畜生不要再去吵我儿子”“让他早死早投胎”等激烈言辞。

  叶植旋的前妻陈女士认为,短信内容表现出,叶植旋还在尝试与自己的私生子取得联系,亦让她更为愤怒。

  采写:南都记者 李亚坤

  报料人:陈先生 奖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