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升级的校园暴力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本身就一直自带‘叛逆’的标签。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之中,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广西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教授吴素梅称,这个时期的他们要求独立,但由于处于青春的懵懂期,心智还不成熟,缺乏处理问题的办法,遇到事情容易出现冲动、急躁的情绪。

  “孩子们在这个时候趋向于对内向家长闭锁,对外则寻求同伴关系。”吴素梅说,以自我为中心的孩子们,常常是有了愤怒的情绪之后,便会想办法回击。但是他们又很难把握尺度,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之中很少考虑后果,容易走向极端。

  近来媒体曝光的一些校园暴力事件,显现出这样的暴力正在不断升级,并呈现出一些令人更为担忧的新特点。比如近来多起暴力事件中,施暴女孩子的身影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在记者回收的76份调查问卷之中,有一项“涉及校园暴力的只是男生吗”的问题中,有19人选择回答“女生居多或者只有女生”,另有56人选择“男生居多,女生也占一部分”。

  “现在我们常常听到‘女汉子’、‘野蛮女友’等字眼,事实上,校园里很多女孩子都以此自诩。”吴素梅说,受环境的影响,更多女孩子偏向于“中性化”。

  而且,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刚刚进入青春期,自信心下降,自卑感增加。由于身体的发育,女孩会出现很多的不适应,脑子会经常胡思乱想。为了寻找存在感,也为了释放自己的压力,有时也会因为某个男孩,拉帮结伙,采取暴力手段解决问题。

  而相比于城市,农村或者城乡结合处的学校里,校园中的青春期暴力,似乎暴露出更为严重的问题。

  新街初级中学校长刘忠宏接触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已经20多年,他自己有一个明显的感受,相比于前些年,现在的学生“更野、更难管”,尊敬老师的氛围比早些年淡了很多。

  刘忠宏认为,如今农村孩子的成长环境和以往相比,变化是巨大的。“现在的乡镇已经不是大家传统印象中的‘闭塞’,由于手机和网络在乡村的普及,农村孩子们现在所能了解到的世界,已经和城市学生差异不太大了”。

  让刘校长感到头疼的是,尽管学校一再强调不准带手机入校,但仍然改变不了学生“以手机为伴”的事实。据他初步估算,在校使用手机的学生人数超过三分之一,而大部分人都会花5元甚至更多钱去办理流量套餐,通过网络去接触外面的社会。

  除了平时的学校教育之外,刘忠宏认为农村的家庭教育存在严重缺失,这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问题,“许多学生只要走出校园,基本就处于脱管状态”。

  以此次“灌阳打人视频”中被调查的7个学生为例,仅有1个孩子的父母在家,多数孩子是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活,限于家长的文化水平和管教能力,他们能获得的家庭教育十分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