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她是旧北京一道不|炎亚纶演的电视

作者:永年县聚联紧固件制造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7-27 10:19:11

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她是旧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原标题: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她是旧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胡适之、卢小妹在楼上作软语,卢即新月社演《春香闹学》扮春香者,唱极佳。”这卢小妹就是陆小曼,胡适带着陆小曼在楼上包间作软语,其情调则不难想见。胡适与陆小曼的私情,或许是造成一九二六年夏天胡适因要为徐志摩与陆小曼证婚之事,而和夫人江冬秀大吵一架之原由。   陆小曼   本文摘自《历史学家茶座》第12辑,原标题为“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吗??? 兼谈沪上两大名媛”   陆小曼成名于北京,胡适曾经说她是旧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陆小曼家学渊源深厚,具有流利的英语和法语的听说能力,又擅绘画,唱昆曲、京戏,会跳舞。北京举行中西交际舞会,她时常被邀参加。她体态娇柔、■纤适中、修短合度,于仪态万方之中,曼步而出,无论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周旋应对,无不扣人心弦,男性固为之倾倒,女性亦因之神移。   有传言说最初是胡适看中陆小曼的,或者说陆小曼最初是看上胡适的,但不管怎样,胡适要比徐志摩早认识陆小曼。据著名画家刘海粟晚年的回忆,他早年曾在北京松树胡同七号的新月社俱乐部住过一段时间,胡适、徐志摩常到他的房间来谈心。他们时常谈到一位“王太太”(陆小曼十九岁就嫁与王赓),起初他不以为意,后来听多了,听到他们那样的赞美,那样的充满好感,自然引起他的好奇心。有一天胡适对他说:“海粟,我今天陪你去看看王太太。到了北京,她家是不能不去的,这位太太又聪明,又漂亮,还会画画,英法文都很好,世上很少这样的人物……”这时,在一旁的徐志摩拍拍张歆海的肩膀说:“歆海,我们也去!”于是四人一道去看望陆小曼。   刘海粟还说,有次他从天津乘船到上海,正在甲板上眺望海景时,陆小曼也伫立一角,刘海粟蓦然地见到她,呆了大半天,以后对人说:“从各个角度来看,只觉得她的风度姿态,无一不合于美的尺度,如作写生画,全是可取更难得的材料,惜乎没有带画具,想来只有‘衣薄临醒玉艳寒’七字,可形容一二了。”由此可见陆小曼令人倾倒之一斑。   徐志摩的风神潇洒、才华外溢吸引着陆小曼,而陆小曼的林下风致,亦让徐志摩有“绝代佳人”之感。于是两人感情急速火热,但事情也因此而闹大了,逼得徐志摩不得不去欧洲旅游,暂避风头。而小曼的丈夫王赓,因蒋百里之荐,赴南京任督办浙江军务善后公署高级参谋,行前他托胡适等人照料陆小曼,有此由头,胡适与陆小曼的交往就更加密切了。胡适的好友,也是北大教授的吴虞在1925年6月14日的日记上就说:“立三约往开明观剧,见须生孟小冬,其拉胡琴人为盖叫天之拉胡琴者,叫座力颇佳。胡适之、卢小妹在楼上作软语,卢即新月社演《春香闹学》扮春香者,唱极佳。”这卢小妹就是陆小曼,胡适带着陆小曼在楼上包间作软语,其情调则不难想见。胡适与陆小曼的私情,或许是造成一九二六年夏天胡适因要为徐志摩与陆小曼证婚之事,而和夫人江冬秀大吵一架之原由。后来因胡适要去英国伦敦参加中英庚款咨询委员会全体会议,证婚仪式,改由梁启超主持。就在胡适出发的当天,江冬秀当着别人的面,严厉谴责了胡适的行为,也大骂了徐志摩和陆小曼一通,并扬言哪一天要道出他们这批所谓“知识分子”的真面目。在西伯利亚经莫斯科至伦敦的火车上,胡适忍不住内心的痛苦,给江冬秀写了一封信,说道:“你自己也许不知道我临走那时的难过,为了我替志摩、小曼做媒的事,你已经吵了几回了。你为什么到了我临走的那天还要教训我?还要当了慰慈、孟禄的面给我不好过?你当了他们面前说,我要做这个媒,我到了结婚的台上,你拖都要把我拖下来。我听了这话,只装作没听见,我面不改色,把别的话岔开去。但我心里很不好过。我是知道你的脾气的;我是打定主意这回在家绝不同你吵。但我这回出门,要走几万里路,当天就要走了,你不能忍一忍吗?为什么一定要叫我临出国还要带着这样不好过的影像呢?……有些事,你很明白;有些事,你绝不会明白。许多旁人的话都不是真相。”胡适后来对徐、陆恋情的支持,是有他当年与曹佩声恋情的投影在,尤其是作为一个浪漫的诗人,胡适对自由恋爱是绝对支持的,这对江冬秀而言是无法解的,更是遥不可及的。原标题: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她是旧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徐志摩与陆小曼在北京举行婚礼,婚后他们移居上海,住在福煦路四明村。志摩转到光华大学任教。小曼则与沪上社交界时相周旋,跳舞、票戏,风头极健。1927年12月27日,美术家江小鹣因为庆祝天马会成立十周年,要举行一次盛大的平剧公演,特地将两朵沪上名花??陆小曼与唐瑛给请了出来。唐瑛出身教会学堂,华贵雍容。她的父亲唐乃安是中国最早的西医之一,哥哥唐腴庐曾任宋子文的秘书。据其妹唐薇红说:“我爸爸是用庚子赔款出国留学的,回国后在北洋舰队做医生,后来在上海开了私人诊所,专门给当时的上海大家族看病,我们家和宋家就是那时候认识的。我大姐唐瑛还和宋子文谈过恋爱,不知是因为我爸爸缘故还是我哥哥缘故,两人认识的,但是我知道是为什么分开的:我爸爸坚决反对。我爸爸说,家里有一个人搞政治已经够了,叫我姐姐不许和宋子文谈恋爱,怕她嫁给宋子文,家里就卷到政治圈里。……我们家是基督教家庭,女孩子地位很高,甚至可以说是‘重女轻男’,但也不是说女孩子就可以出门交际的,必须要等到结婚后或者有男士上门邀请才能社交。我姐姐是因为结婚了,获得了交际的权利,她嫁给了宁波‘小港李家’的李祖法,姐夫是保险公司的总经理,但是不喜欢交际。”李祖法是从耶鲁留学归来的,其父李云书是沪上巨贾。而当时杨杏佛也在苦苦追求唐瑛,弄得形容憔悴。但唐家替唐瑛选定的却是李祖法,而杨杏佛与李祖法形同兄弟,故使得杨杏佛陷入进退维谷的痛苦中。   两天公演的戏码,都派定陆小曼唱大轴。第一天《贩马记》要现学现排,原来由唐瑛饰赵宠,可是唐瑛有几句唱词转不过调来,一气之下就不学了,要俞振飞代替。俞振飞原来已在《群英会》里饰周瑜,他不愿舍此就彼,于是就想到由昆剧、京剧俱佳的翁瑞午来代替,小曼的风流韵事,也从此推向另一个侧面。第二晚唱《三堂会审》,陆小曼演苏三,翁瑞午演王金龙,江小鹣演蓝袍,而红袍一角则由陆小曼硬拉着徐志摩去演。徐志摩为此写下了一段无奈而苦涩的文字:“我想在冬至节独自到一个偏僻的教堂里去听几折圣诞的和歌,但我却穿上臃肿的袍服上舞台去串演不自在的‘腐’戏。我想在霜浓月淡的冬独自写几行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但我却跟着人们到涂腊的跳舞厅去艳羡仕女们发金光的鞋袜。”当然更有甚者,由于伶人翁瑞午的介入,让志摩戴上了绿帽。   翁瑞午系世家子弟,父印若,历任桂林知府,以画闻世,家有收藏,鼎彝书画,累箧盈橱。他时时袖赠名画,以博小曼欢心。并有一身推拿绝技,常为小曼推拿,还真能手到病除。又常教小曼吸食芙蓉,试之疾立愈,于是小曼大喜,常常和瑞午一榻横陈,隔灯并枕。瑞午以阿芙蓉为小曼治疾,而终能掌控小曼之身体,亦如同当年志摩要小曼写日记,而终能驱之于小曼之心灵。这又何尝不是造化小儿的戏弄,抑或志摩无可摆脱之宿命乎?   无独有偶,唐瑛喜好跳舞,而丈夫李祖法却不擅此道。于是李祖法乃邀熊希龄之族子,人称熊七的,陪唐瑛共舞于当时首屈一指的大华舞厅。大华舞厅位于静安寺路之中,占地二十亩,古木参天,时花匝地。大厅皆为大理石,地滑凝脂、柱莹玉石,有裸体石像数十尊,都是意大利雕工。舞者环绕石像而回旋,名媛绅士,中西皆有。唐瑛穿着华贵白纱,长裙■地,与熊七相拥,交臂起舞。而李祖法则在旁观赏,手持咖啡啜饮。跳到半夜,唐瑛兴致不减,李祖法则独自先归,唐瑛则偕熊七再到愚园路底的黑猫舞厅续摊。久而久之,两人萌生爱意。李祖法无奈,曾对徐志摩诉苦,志摩亦怃然,两人称得上“同病相怜”。最后唐瑛终致和李祖法仳离,而嫁与熊七。原标题:胡适也喜欢陆小曼:她是旧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不同的是,唐瑛自嫁给熊七后,就不再跳舞,据陈定山《春申旧闻》中说,她衣服朴素,时时提着竹篮,出现在西摩路的小菜场买菜。又喜欢散步,每当夕阳西下时,辄见她推着一婴儿车,掩映于绿树扶疏之下。到抗战胜利后,双颊仍红如玫瑰,风姿尚如二十出头。   反观陆小曼在徐志摩飞机撞山身亡后,她写下挽联:“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情意深切,极为感人。而一个多月后,她又写了《哭摩》一文,她说:“苍天给我这一霹雳,真打得我满身麻木。几日的昏沉,直到今天才醒过来,知道你是真的与我永诀了。”又说:“你为甚不早些告诉我,你是要飞去的呢?直到如今,我还是不信你真的是飞了。”“你虽慰我,我无从使你再有安逸的日子,摩,你为我荒废了你的诗意,失却了你的文兴,受着一般人的笑骂,我也只是在旁默然自恨,再没有法子使你像从前的欢笑”。文中写满小曼的哀恸与忏悔,都是真心的。甚至她在挽联中说要编成《徐志摩全集》,她也做到了,只是后来抗战爆发,出版之事整个延宕下来。终其一生,陆小曼都未能亲见《全集》之出版。   据陈定山说,志摩去世后,陆小曼素服终身,从不见她去游宴场一次。然后她又请了贺天健教她国画,汪星伯教她做诗。她没有钱,就卖了《爱眉小扎》的版权每日供着志摩的遗像,给他上鲜花。但她却又离不开翁瑞午,而翁瑞午也变卖了一切古董书画来供奉小曼的鸦片瘾。小曼的病,终日缠身,她掉了一口牙齿,从来没有镶过一个。兰泽的青发,常常经月不梳,她已变了一个春梦婆了。但是翁瑞午却仍奉之如神明,只要小曼开口,他什么都能替她办到。不要以为小曼憔悴到这个样子,便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只要她一开口说话,那一种清雅的下风度,仍能令人听到忘倦。   1947年,陆小曼在好友女作家赵清阁女士的邀约下,发表了短篇小说《皇家饭店》。赵清阁称小曼“文字流利,绮丽,才情潇洒,卓然;唯身体多病,近十多年来未尝执笔,仅于绘画孜孜不辍,成就至巨。近为本集(指《无题集??现代中国女作家小说专集》)撰成短篇小说《皇家饭店》,描写细腻,技巧新颖,读之令人恍入其境,且富有戏剧意味”。晚年陆小曼戒除毒瘾,加入上海“美协”任职中国画院,曾经和王亦令先生合译《泰戈尔短篇小说集》及艾米丽?勃朗苔之自传体小说《艾格妮丝?格雷》,并合编通俗故事《西门豹治河》。1965年4月3日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终年六十三岁。一代佳人,终归尘士。   近日得阅好友兴文兄所搜藏难得一见的1928年《天鹏画报》,又阅同时期的《北洋画报》,得名媛陆小曼及唐瑛珍贵照片数帧,不敢藏私,有感于两人之事,遂写此文以志之。(蔡登山)
  • 上一篇:江西出台28条措施给创业创新者送“红包” |085航母
  • 下一篇:10余国代表共襄昆明泛亚休博会 8888|张卫健老婆
  •